一場戰爭,讓汽車行業重新認識烏克蘭:原來這倆個民族汽車品牌缺失和孱弱的國家,卻是汽車產業不可缺少的一環。

屋漏逢陰雨,芯片供應雪上加霜。稀有氣體氖氣與鈀元素,二者都是制造芯片的重要原料,而烏克蘭與俄羅斯分別是這兩大原料的主要出口國。烏克蘭成為目前氖氣生產量最大的國家。

但氖并不是因戰爭而面臨風險的唯一原材料。

俄烏戰爭下,風雨飄搖的歐洲車業

根據Techcet的數據,俄羅斯提供了世界上約三分之一的鈀。鈀用于半導體制造,對催化轉化器也至關重要。來自該地區的其他關鍵材料供應風險,包括鋁、鎳和生鐵。俄羅斯的克里諾爾公司,開采了世界上40%的鈀。這一原料除用于芯片制造,還能夠有效減少尾氣排放。用于生產不銹鋼與動力電池的鎳,有11%來自俄羅斯。

總之,俄烏戰爭已經對全世界的汽車工業產生了重大影響,尤其是在歐洲。

由于歐盟與烏克蘭一衣帶水的關系,產業鏈銜接更加緊密。有20多家汽車供應商在烏克蘭有業務,其中許多都從事線束業務??梢哉f歐盟的大多線束都產自烏克蘭,而線束是及時交付的部件,庫存通常保持在較低水平,目前該地區幾乎沒有庫存。

據路透社報道,大眾、奧迪、寶馬和保時捷一直在努力獲取線束,迫使多家德國工廠停止生產。大眾已停止在德國德累斯頓和茨維考工廠的生產。目前影響了大眾ID.3、ID.4及CupraBorn電動汽車的生產。在恢復生產之前,大眾將不得不解雇八千多名工人。

由于相對歐盟低廉的勞動力價格,烏克蘭至于歐盟,就如同墨西哥之于美國。

一位大眾集團的發言人坦言,“烏克蘭不是我們供應鏈的中心,但我們突然發現,當這一部分缺失時,它就是中心?!?/span>

與此同時,許多歐美汽車制造商表示,他們正在暫停在俄羅斯的業務。福特、本田、豐田、大眾、捷豹、阿斯頓馬丁、沃爾沃、通用汽車和戴姆勒卡車等公司已停止向俄羅斯發貨,或停止在俄羅斯組裝汽車,或兩者兼而有之。

在俄羅斯占比較高的外國汽車品牌,是雷諾與現代。根據研究公司IHS Markit的數據,擁有俄羅斯汽車制造商AvtoVAZ控股權的法國雷諾,約占俄羅斯汽車產量的五分之一,韓國現代集團占比為27.2%。

當市場面臨“寒冬”,股市的嗅覺總是最敏銳。沖突發生后,雷諾股價暴跌超37%。這對于剛剛在2021年扭虧為盈的雷諾來說,更是一次沉重打擊。

據悉,俄羅斯市場占雷諾全球銷量的8%,目前俄境內的工廠已全部暫停生產。

韓國現代汽車3月4日表示,尚未決定何時恢復其位于俄羅斯圣彼得堡的裝配廠的運營,理由是部件交付方面仍存在問題。


轉載聲明:本文系本網編輯轉載,轉載目的分享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文章內容僅供參考。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,謝謝合作。